• ?
    聯系我們

    廣東聯迪信息科技有限公司

    服務熱線

    網絡集成:400-899-0899

    軟件支持:400-8877-991

    咨詢熱線

    公司前臺:0756-2119588

    售前咨詢:0756-2133055

    公司地址

    珠海市香洲區興華路212號能源大廈二樓

    社會新聞
    當前位置 > 首頁 > 社會新聞

    摩拜最終來到了杭州,能打得過當地"巨頭"嗎?

    類別:社會新聞發布人:聯迪發布時間:2017-04-17

    在共享單車的沖擊下,杭州公共自行車的開發者金通科技終于坐不住了。

    杭州以公共自行車著稱,至今已運營9年。據杭州公共自行車交通服務發展有限公司最新數據,杭州已經建成了全球最發達的公共自行車系統,有車輛租借點3770個,總投放量達到8.58萬輛,在全球城市公共自行車數量中排名第一,每天使用人次約有31.5萬。

    但過去五個月,已有五款共享單車出現在杭州街頭,本刊記者據各家數據估算,總投放量超過12萬輛,今年年底將超過20萬輛。

    蘇堤是西湖為數不多的開放騎行路段之一,密不透風的人群中,仍有騎著各種顏色共享單車的身影穿過,藍色的小鳴單車、紅白相間的Hellobike十分奪目。

    “上周六日(3月25日、26日),西湖連公交車都開不動,路人走不了,機動車道上都是共享單車,3公里到5公里堵了一個小時?!苯鶩萍甲懿謎爬肯頡噸泄笠導搖啡縭敲枋齪賈菡鑫骱扒還蠶淼コ怠骯ハ蕁鋇那樾?,西湖南線、北線交通擁堵,行人、單車、汽車亂成一鍋粥。

    作為杭州公共自行車老大,金通科技決定主動出擊。3月27日,金通科技發布了新物種“有樁版”共享單車。這款新車從外形到內在都與杭州公共自行車“小紅車”有了顯著差別,藍色車身與紅色車輪撞色,采用智能鎖,可通過“叮嗒出行”APP移動掃碼。當公共自行車還車點無空位時,可停在“電子虛擬圍欄”,打破了固定車樁限制,一方面解決傳統公共自行車還車難的痛點,又能化解共享單車無序停放的尷尬。

    一方是實力不俗的本土巨頭,一方是虎視眈眈的創業勢力,在杭州,一場不見硝煙的共享單車暗戰正在進行中。

    突圍

    多家共享單車在自家門口“奪食”,讓張利強產生了“強烈的?;小?,政府控股與市場化運營的雙重機制,考驗著這家公司的應變力。

    2008年5月1日,杭州公共自行車正式運營,設立61個服務點,共2800輛公共自行車。2009年,杭州公交集團控股的金通科技成立,致力于公共自行車系統研發。張利強提供給《中國企業家》的內部講稿指出,從2008年至今,公共自行車已擴展到全國近500個城市,年產值達50億規模。杭州金通科技的銷售訂單也從最初的幾百萬元發展到2016年的近20億元。

    2015年11月10日,金通科技登陸新三板掛牌交易。其公開轉讓說明書顯示,該公司營業收入主要來自公共自行車租賃及管控系統銷售,占營業收入的比重為90%以上,旗下有數十種產品組合,包括鎖止器、調度管理系統等。

    然而共享單車的突然走紅,讓金通科技高度依賴政府采購的經營模式受到考驗?!敖鶩萍家恢筆橇防洗?,引領行業的發展。但如今‘技術+互聯網+資本’的組合,對行業帶來了一定沖擊,這些新生事物對行業的未來都具有顛覆性,因此我們要保持高度的?;饈??!閉爬殼康?。

    張利強告訴《中國企業家》,在共享單車紅遍大江南北之時,金通科技已經有研發共享單車的動作。

    2015年年底,金通科技與騎唄(當時的名字是“票牛通”,是一家互聯網巴士平臺)共同出資做了“叮嗒出行”平臺,金通科技持股51%,票牛通持股49%。此前要想在杭州使用公共自行車,需要到專門的服務點辦市民卡、存入200元押金。而該平臺可以一站式辦卡、充值、交押金,掃二維碼就能租用公共自行車?!岸`魴小逼鴣踉諍賈菔孕?,在西湖周邊開設了100個服務點。2016年3月,金通科技有樁單車的掃碼業務上線了30多座城市。

    騎唄聯合創始人、總裁呂城江告訴《中國企業家》,那時候,金通科技想把將近100多萬輛有樁單車、2000多萬會員接到“叮嗒出行”平臺上,后續再去發展共享單車。

    但是市場的變化永遠比想象得更快。2016年6月,共享單車忽然成為炙手可熱的領域。票牛通CEO周海有看到了新的機遇,決定做共享單車,但在與金通科技的談判過程中,雙方因為意見分歧沒有繼續合作,協商之后“分手”。

    張利強告訴《中國企業家》,“政府(項目)不追求回報,商業共享單車要求回報”,“他要迎合資本,我說我不會(迎合功利的資本)”,這是二者分歧的根本原因。

    2016年9月,票牛通決定自己出來單干,更名為“騎唄”,2個月后推出了“騎唄”單車。

    此后,金通科技繼續做掃碼租車,票牛通則把叮嗒出行轉讓給金通科技,周海有仍是叮嗒出行的董事,占其10%的股權。

    但金通科技對共享單車的關注并未停止。從ofo、摩拜創立之初,張利強就一直在關注共享單車的動向,他表示,“行業方向跟趨勢必須提前捕捉到,之后必須堅定地去做”。2015年11月,金通科技掛牌新三板之后,前來洽談有關合作的投資機構也有三五十家,包括多家大型投資機構,但張利強稱自己更看重中長期目標,因此對熱錢保持著距離。

    不過他也透露,希望2018年敲定若干家投資機構,借此實現轉型。

    2016年4月,摩拜單車在上海發布。但據張利強透露,金通科技在更早的3月就研發出了無樁單車。張利強發現,無樁單車埋下了很多隱患?!敖餼霾渙宋扌?,我絕對不做?!閉爬咳縭撬?,他后來也因此拒絕了很多拿著共享單車方案找上門來的人。

    張利強稱,無序是共享單車最大的軟肋?!拔拮コ得蝗聳褂玫氖焙?,沒有責任主體。如果不破解,就會變成城市垃圾,其實違反了很多地方法規,甚至是國家法規?!閉爬恐賦?,共享單車的增值模式、盈利模式、規范管理等方面依然是瓶頸所在,但“商用共享單車的亂象,也是行業轉型的契機”。

    到了2016年下半年,張利強調整思路,決定做“有樁+無樁”的解決方案,通過“電子虛擬圍欄”引導使用者規范停車,虛擬停車點周圍200米以內可以通過藍牙感應到車。

    張利強透露,金通科技正在跟四五個省、近十個城市洽談共享單車業務,但地方政府仍需要引導。

    在摩拜投資人、熊貓資本合伙人李論看來,推出“電子圍欄”,必須要跟征信行為掛鉤,才能產生制約效果?!啊繾游Ю浮暇共皇俏錮砘肪?,只是簡單的范圍,車怎么停、是不是亂停的,無從管理?!崩盥鬯?。

    目前,金通科技并不是唯一采用“虛擬車樁”的公司。3月初,Hellobike成為業內首家采用“虛擬停車點”的共享單車公司,在福州、廈門試行,但杭州暫時還沒有。

    勝負不明

    春節后的杭州,單車大戰已經在街頭悄然拉開序幕?!八孀拍Π?、ofo把一二線城市的市場填滿了,杭州一定會成為大家的首要選擇?!甭萊墻準約旱吶卸銑晌質?,只不過“比想象的早了十幾天”。

    騎唄單車作為杭州本土企業,從2016年9月開始研發共享單車,去年11月與芝麻信用聯合推出“750分”免押金策略,在摩拜和ofo之后吸引了市場目光。2016年11月,騎唄在杭州投放了第一批單車。據呂城江透露,今年3月底,騎唄投放量達到2萬余輛,主要投放在濱江區。

    今年1月14日,Hellobike大舉“進攻”杭州。Hellobike杭州城市經理袁布衣對《中國企業家》表示,Hellobike專攻二三線城市,力爭在每個城市都做到70%的市場占有率。截至記者發稿,Hellobike已在杭州投放10萬輛。早在去年9月,Hellobike就做過200多個城市的市場調研,決定將杭州作為重點投放區域。目前,18~35歲的年輕人是Hellobike的主流用戶。

    拿到了D輪4.5億美元融資之后,ofo加快了二線城市布局。2月20日,ofo剛剛進入杭州,ofo杭州區經理告訴《中國企業家》,ofo在2016年8月就已經在浙江大學等校園開始運營,今年春節后開始了城市運營,預計今年在杭州投放10萬輛單車。

    無獨有偶,2月20日,小鳴單車也進入杭州,到3月底投放了1萬多輛單車,預計上半年投放3萬輛。

    3月25日,永安行進入了杭州,與芝麻信用聯合推出600分免押金模式,具體投放數量未對外界透露。該公司3月24日披露的IPO招股說明書顯示,永安行從2016年下半年開始在一二線城市少量試點布局無樁共享單車業務,總投放量僅為5萬輛。2016年共享單車業務帶來的營業收入36.83萬元,僅占其2016年總營收的0.12%。

    2017年3月1日,永安行獲得螞蟻金服、深創投等8家投資機構的數億元A輪融資。然而,永安行認為,共享單車目前多處于早期投資階段,尚未形成穩定的盈利模式,且無序競爭、投放過度等引起社會爭議,因此未來的可持續發展尚有不確定性。這導致該公司管理層最終與上述機構終止投資合作。

    呂城江認為,杭州公共自行車名聲在外,1小時以內免費騎行,會讓共享單車公司對杭州敬而遠之。但事實上,杭州公共自行車每天騎行頻次不到4次,國內有很多城市比杭州運營成績好得多,例如太原12次,寧波11次。按照杭州900萬的常住人口,2.5%的自行車飽和率來計算,杭州需要22.5萬輛公共自行車,這意味著杭州公共自行車市場其實還有升級空間。而公共自行車熱點區域借車難、還車難也是市民普遍反映的痛點,正是這些問題,讓共享單車“趁虛而入”。

    但無論是哪家共享單車,都不得不顧忌政府的態度?!骯蠶淼コ堤焐源侍狻扌?,最大的優勢是隨行隨停,最大的劣勢也是隨行隨停。任何一個城市管理者,不可能容忍無序?!甭萊墻?。去年11月,杭州城管執法部門曾經扣押過騎唄的車。清明小長假前夕,杭州交警整治共享單車加碼,Hellobike、騎唄等多家共享單車被拖離扣押。杭州遲遲沒有出臺共享單車管理規范,也是共享單車公司早期避開杭州的重要原因。

    呂城江直言,“今年一定會是市場格局定下來的一年。誰搶占更大的市場,誰的價值就更大?!鋇肴刖種蹕啾?,他沒想到摩拜、ofo兩家巨頭崛起速度如此驚人,這讓他覺得,中小玩家的機會越來越小。

    因此,跟不少與摩拜、ofo這樣的巨頭貼身肉搏的公司相比,騎唄選擇了另外一條道路。

    “從春節之后,騎唄某種程度上已經放棄共享單車了?!甭萊墻?。騎唄從To C轉向To B,成為一家提供智能出行解決方案的公司,主要服務對象為國內旅游景區、海外市場,但原先布局的共享單車仍然正常運營。對騎唄而言,這個過程其實也很掙扎,“現在選擇的道路,等于重新創業,但是這個方向不會有特別大的問題”。

    也正是出于這樣的認知,騎唄CEO周海有主導了和ofo的合作,基于騎唄的智能鎖硬件,推出了定制版小黃車ofo L1,并于3月26日在杭州和濟南進行投放,但合作的具體數量呂城江表示不便透露。

    呂城江分析,共享單車行業的軟硬件將日益趨同,產品會越來越標準化,早期都是過渡性產品,甚至可以說都是“炮灰”。和網約車類似的,共享單車野蠻生長之后也將迎來政府的規范和限制。深圳、濟南、上海市已先后出臺了共享自行車管理規范,有序停放都是列在第一位的要求。濟南、上?;姑魅芬蠊蠶淼コ蹬潯窯PS系統。

    一個重要變化是,4月中旬,已經覆蓋了全國50余座城市的摩拜單車,終于宣布登陸杭州。這或許意味著,杭州市場的共享單車戰役,將進入新階段。

    ?
    客服1 客服2 188金宝博比分直播
    {ganrao} 雪缘园即时赔率 国内正规股票配资平台有哪些 秒速飞艇 足彩进球彩 九鼎配资 东北期货配资网 国内正规股票配资平台有哪些 股票融资卖入是好是坏 体球盘即时比分 日本av打码 幸运赛车 山西泳坛夺金 福彩 青海快三 上证指数是什么意思 嘉盛投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