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?
    聯系我們

    廣東聯迪信息科技有限公司

    服務熱線

    網絡集成:400-899-0899

    軟件支持:400-8877-991

    咨詢熱線

    公司前臺:0756-2119588

    售前咨詢:0756-2133055

    公司地址

    珠海市香洲區興華路212號能源大廈二樓

    社會新聞
    當前位置 > 首頁 > 社會新聞

    起底聊城討債團隊:手機定位誤差20米,抽成30%至50%

    類別:社會新聞發布人:聯迪發布時間:2017-03-29

    山東聊城的討債人員備受關注。他們接受委托,游走于法律灰色地帶,會對欠錢者“軟硬兼施”,手機定位,到老家“宣傳”,把人扣在賓館…隱私、名譽、人身自由,種種底線屢被突破,也讓暴力催債屢屢發生。暴力討債困局為何難解?

    (網絡配圖)

    長期以來,山東聊城活躍著代人討債的民間團隊。

    在這個隱秘江湖,大多時候只要“客戶”能出錢,他們便許諾可找到欠錢者,并通過“讓他比受到威脅還難受”的辦法不得不還錢。事后,團隊從中抽成,全身而退。

    活躍的民間借款尤其是高利貸,成為這片江湖野蠻生長的源泉。他們“軟硬兼施”,會手機定位,會到老家“宣傳”,會把人扣在賓館,甚至,他們不認為這種做法違法。隱私,名譽,人身自由,種種底線屢被突破,讓暴力催債屢屢發生。

    手機定位欠錢者誤差20米

    能提供欠錢者的多少個人信息?對于討債團隊而言,這絕對是要問“客戶”的頭幾個問題之一。

    趙知明也不例外。他30來歲,在聊城一家討債團隊工作多年,自稱這一行“沒有一定關系干不了這個事兒”。他特地在“關系”前加上“不管是黑道還是白道”這個定語。

    找人是趙知明討債的第一步,也是第一筆收費?!翱突А蓖ǔ?吹酵瞎愀婊蚺笥呀檣芏?,趙知明首先要問的,是其有無欠錢者地址、手機號等等。如有必要,他便稱可找關系,將手機機主的所在位置直接確定下來,“這個定位,在公安部門能定位很準,在運營商公司也可以做到”。

    “晚上他要是住在某個小區,(精確度)左右上下不超過20米?!閉災黛乓?,多年的定位經驗告訴他,憑他們接觸到的技術,手機只有開機時才能定位準確。

    這是一個神秘的江湖,它不同于個體間的私下幫忙,在這里,討債人員自稱團隊甚至公司,廣告出現在各大貼吧、黃頁。手機定位幾乎是他們的必備技能,需花錢才能搞定,有的團隊甚至以此勸“客戶”快點下手:不然,他一關機,你就什么錢也找不到了。

    同在聊城的債權債務律師劉正義自嘆沒有這個本事。這個傳統的法律人,向中國青年報·中青在線記者介紹按法律程序的“君子之道”:若企業還在生產經營,可申請財產保全;不管能否找得到他,可先去起訴,可能法院會作缺席判決,之后,再申請強制執行。

    劉正義說,如果還不還錢,“老賴”可能被法院列入黑名單,這會影響很多事情,比如,不能坐飛機,不能出國等。

    在山東,如果是120萬元的標的,有的債務律師全程收費大約5萬元上下。相比一些討債團隊,這太廉價了。有的團隊將找人等前期費用定價1萬甚至3萬,事后抽成30%~50%。

    這比鄒海峰從前的收費貴了一些。曾在網上到處留電話的他,今年退出了聊城討債大軍,周圍朋友大多也“金盆洗手”,在他看來,這已是一個不怎么風光的行業。

    當年,他的報價并不高,定金兩三千元以上,最終要回了多少錢,再抽成2%。30%以上的抽成比例令鄒海峰震驚不已,他分享著如何辨別團隊是否有誠意:如果來人跟你簽合同,一般沒問題;如果只顧開口要錢,那都是“扯淡”。

    鄒海峰說,收了定金之后,一般不超過3個月即可讓對方還款,“我不管你是貸款還是怎么著,你得把我的債給我還清了。多久還清,要看他的能力,但是一定要還”。

    事實上,不少討債團隊的時限許諾都相差無幾。最快的,有的稱只要欠錢者資金充裕,三五天即可還錢;更慢的,七天,十天,也可能一個多月。

    這種游離于灰色地帶的“野路子”,比劉正義堅持的訴訟程序快了許多。在一些人看來,若走訴訟,數月、半年、甚至更長并不鮮見,即使最終判決,“執行難”有時亦是事情結局。

    把人控制在賓館逼家人送錢

    “只要他有錢,我們的行動絕對能讓他吐出錢來?!閉災髯孕怕?,他用“行動”定義找到欠錢者之后的工作,說話輕描淡寫。

    如果催要的是高利貸,這幾乎是一場只有討債團隊能參與的戰爭。因為“客戶”的法律途徑已被堵死:按照2015年施行的司法解釋,民間借貸年利率在24%以內的予以?;?,而超過36%的利息部分,不但不受法律?;?,借錢者若要求返還這部分金額,法院也會支持。

    趙知明喜歡玩的是“人海戰術”,比如派去“十個八個人”。這似乎是業內通例,鄒海峰從業時也“出手闊綽”,通常,他會派出三輛車,“5到10個人,就足夠了”。人數會影響定金,在他那里,5到7人一般需要5000到1萬元。

    鄒海峰把這些人稱為“專業的要債人員”,面對欠錢者,他們希望做到的是“讓他比受到威脅還難受”。他堅稱,一定不能威脅別人,威脅是犯法的。

    與大多討債團隊一樣,鄒海峰也不愿和外人詳談接下來如何運作。每當被“客戶”問起,鄒海峰等人常用來搪塞的話是“你不用管”,再補一句“定心丸”:“我們保證在法律范圍之內”。

    趙知明則不計較先亮出底牌。他直言自己前期戰術是“輿論戰”。團隊會帶人去欠錢者老家,“先去他老家鬧”,找到父母、村支書說說這事兒,“就去他老家‘宣傳’一下,看他還不知道丟人”。律師劉正義則對這類手法嗤之以鼻,“無非是影響別人的生活、生產和工作?!?

    另一些討債團隊的前期“招式”,則包括在家門口涂漆,跟隨,甚至堵路等等。

    這幾成一個有“經驗傳承”的產業。山東電視臺2016年底報道催債群體時,曾披露一段內部培訓視頻:“講師”慷慨激昂地說“催收是終身催收,死了以后遺產也要催收”,并稱“它首先講法,但在法之外,它也不完全講法”,比如“就一直盯著你,隔三差五打你一頓”、“恨不能把你的房子都給燒了,把你的娃賣了”。

    趙知明的手法不止這些,他稱,自己的團隊可動用社會資源,調查欠錢者名下財產。如果沒錢,真的難辦;如果有錢,而輿論招式不奏效,趙知明有一招殺手锏——把人“扣”起來。

    趙知明在聊城“扣”過一名冠縣老板。這名老板欠了“客戶”十幾萬元工程款,趙知明將老板“控制在賓館里,允許他打電話,但就是不讓他回冠縣,就要讓他把錢拿過來?!崩習宓陌俗鈧沾庸諳廝屠戳飼房?。

    這顯然是違法的。而在趙知明的理解里,將人“扣”起來之后,若不限制打電話等人身活動,這就不違法,若限制則違法,“我們不限制他,我們不干違法的事”。

    不少團隊理解的“不違法”,僅指不動手打人。這在前些年較為常見,但在一些有經驗的團隊,這是被淘汰的戰術,他們坦言,犯不著為了一些錢把團隊搭上。趙知明的表態則是,如果不得已,后期“只能做些違法的事情”,但“違法絕對跟客戶不沾邊”。

    “我們打的就是法律的擦邊球”

    事實上,趙知明的“扣”人在聊城并不鮮見,一些還被法院以非法拘禁罪判刑。這并非聊城獨有,2006年,四川都江堰市法院公布一組數字,稱該院近兩年審理的31起非法拘禁案,20起與討債直接相關,11起也與債務糾紛有關聯。

    尋釁滋事罪也易是討債者的罪名:一名王姓男子曾為討債準備鋼管,事先打聽了欠債者工作地址,便電話騙其取快遞,之后打傷了他并砸了車。加之王某的其他行為,2015年,聊城中院判決其罪名成立、獲刑兩年。

    在多名討債團隊的描述里,討到錢之后的情形,更像“三軍會盟”——團隊讓欠錢者準備好錢之后,通知“客戶”當面找對方拿錢或者現場轉賬,“我們的人也在場,你確認收到了,咱們才撤退?!?

    一名討債團隊成員的解釋看似“有理有據”:這個錢,公司不能直接到欠錢者手上拿錢,否則這觸犯法律,并且,欠錢者不欠團隊的錢,更不可能給團隊。

    “借條你一定要拿著?!備貿稍鼻康?。所有討債團隊都聲稱“客戶”必須持有“欠條”,并把它稱為“手續”,有了手續,討債才能開始。甚至,有的團隊還會與“客戶”簽訂討債協議。

    多數團隊都明白這行業是一個灰色的存在。當聽說要成立“討債公司”,趙知明直言不可能,“能成立公司嗎你說,這不是成了黑社會了”;鄒海峰稱,聊城這類團隊如有公司,多是在境外注冊的。一些業內人士則直言所謂討債協議簽了沒用,因為本來就不受法律?;?。

    “我們打的就是法律的擦邊球,你明白這個意思嗎?”一名成員承認,這樣討個人債務,國家是不允許的。

    討債團隊的“角色”其實比“擦邊球”更尷尬。1993年,國家工商行政管理局已發出通知,明確要求各級工商行政管理機關立即停止為公、檢、法、司機關申辦的“討債公司”及類似企業登記注冊。七年之后,該局再次與國家經濟貿易委員會、公安部聯合發文,禁止任何單位和個人開辦任何形式的“討債公司”從事討債業務。

    此間,討債公司有時還因涉嫌非法經營罪被查處。如今,聊城大多討債團隊并無注冊的工商字號,有的在簽約、繳費之前,連公司地址都不肯輕易告訴。

    治理力度亟待加強

    “催收要是用勸說的形式那也行,關鍵實際不是這樣的。你來我家,我可以給你倒杯水接待你,但你不能把我家門給堵上?!敝泄ù笱П冉戲ㄑа芯吭涸撼じ呦樗?,目前,我國討債方面的公力救濟不夠便利,國家對暴力催收等違法行為打擊力度亦是不夠。

    有民商法學者表示,1977年,美國曾制定《公平債務催收作業法》,其中明確了債務催收保證金、從業資質等問題,受訪學者稱,若把民間討債機構納入法治軌道,資質認定十分重要,“可以借鑒”。

    “但像國外這樣做是非常難的?!筆芊醚д吒嫠咧泄嗄甌āぶ星嘣諳嘸欽?,最難的是將“高利貸”納入正常監管范圍,爭取在20年甚至更長時間內,將其對社會的危害性降低到最小,“很難一下杜絕”。

    這對行政打擊帶來挑戰。冠縣工業園一名企業員工說,他們所在的企業曾遭遇討債,一些人開了三輛車把大門堵了,工人無法下班。報警后,先后到了10來個警察,車才撤走。

    多名討債團隊成員均表示,有時候,報警并不能完全解決雙方問題,對討債人來說,更“出不了事兒”,“因為他欠我們錢”。

    《人民網》2016年8月一篇報道佐證了這一點。彼時,討債公司一伙人在河南居民李志國住了7天,反復辱罵,不讓睡覺,逼其還錢。李志國多次報警,而警察稱“這是民事經濟糾紛,并沒有對人身構成威脅”,僅只是收繳了“討債者”的木棍。李志國最終在自家頂樓跳樓身亡。

    在聊城律師劉正義看來,警察消極應對的類似情況會越來越少。

    他告訴中國青年報·中青在線記者,聊城有關部門對此高度重視,“各級公安都開會了”,如果出現限制人身自由等類似情況,必須及時處理,“現在不敢不管”。

    另一些聊城律師,也堅持不要找那些亦正亦邪的討債人:“你找他們,有可能要回來錢,也有可能出事兒——要不回來錢,你人還得進去?!?span style="color:#7F7F7F;">(文中趙知明、鄒海峰、劉正義為化名)

    ?
    客服1 客服2 188金宝博比分直播
    {ganrao} 韩国快乐8 日本黄色片电影网站 潍柴重机现状 一本道无码bt 江苏时时彩 重庆幸运农场 炒股软件十大排名 山东时时彩 福建时时彩 同花顺配资 基金配资 擒牛宝配资 000977浪潮信息股票 长牛网 青海快三 青海快三